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藏歌女歌手 >> 正文

经济学人书架|经济思想就是伟大心灵的回声

日期:2019-1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经济学人书架|经济思想就是伟大心灵的回声

经济学人书架|经济思想就是伟大心灵的回声

发布时间:2019-01-29 17:00:11 已有: 人阅读

据说现在流行一个游戏,让各个专业的学者坦白自己应读却没有读过的重要著作,最离谱的学者才能获胜。如研究英国文学的学者承认没有读过莎士比亚,研究中国文学的学者没有读过《红楼梦》等。经济学家大概很难在这游戏中获胜,因为绝大多数经济学家真没有读过《国富论》《通论》这样的著作,这点已是人所共知了。

今天的经济学家读书的时间甚少,甚至大多不读书,既不读过去的经济学著作,也不读其他著作。因为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在努力阅读最新发表的论文。只有读论文,掌握最新分析工具,才能写出被学术期刊接受的论文,而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很多人会自我安慰说,数学家无须阅读欧几里得,物理学家无须阅读牛顿,学术进展一日千里,所以学者不必非得追根溯源。这大概是经济学家必须得信仰的进步主义立场。如果你相信《圣经》说的“太阳底下无新事”,那就很难在这个行业里立足了。

有时我会回想起多年前刚进复旦大学时,张军教授曾告诫我们说,应该在大学期间多读一点经典名著,如斯密的《国富论》、凯恩斯《通论》等。如果大学期间不读这些书,恐怕以后都很难再读了。听了这番教诲,不少人都赶紧找来这些书读。但过不多久,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因为所有这些著作都很难读。时至今日,哪怕我已在大学里讲授“经济思想史”课程,仍然觉得这些经典难读。由于缺乏适当的引导,我眼看着一代又一代学生在挑战经典的过程中败下阵来。

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是一项伟大工程,对学界的贡献无法估量。橘红色书脊的哲学书,绿色书脊的学、法学书,至今仍是哲学、学领域内学生必读的经典。但蓝色书脊的经济学著作,影响远不能与其他几类相比。它们也被大量引进国内,不乏名家名译,但真不知道潜在读者在哪里。

引进这些经济学书目,必然向很多名家征询过,反映出过去几十年经济思想史学界的主流认识框架。用今天的经济学来判断,可以发现其中包含有两条线索。一条是自由主义经济学,或者叫主流经济学,从斯密一直延续到今天。另一条线索则是非主流经济学,对主流经济学有很多批评和反思。而这些反思在今天看来非常重要,却几乎被人忘光了。将这两条线索并置在一起看,就能对经济学的演化历史有一个初步认识。

经济学是一个不断演变的概念。例如法国学者季德的《经济学说史》出版于20世纪20年代,时就有中译,影响很大。书中有一节讨论托尔斯泰与罗斯金,今天读者一定觉得异常古怪。今日恐怕再不会有经济学家认真钻研托尔斯泰了吧。可这就是百余年前学界对于经济学的主流认识。在这段时间里,足够把一大群人剔除出经济学行列了。

阅读经济学的经典,大略有两种读法。一种由后往前读,一种由前往后读,可能前者更适合初学者。因为现代人多半已读过一些经济学基础理论,如曼昆《经济学原理》或萨缪尔森《经济学》。这些教科书结构清晰,用供给-需求分析给读者一个最基本的现代经济学分析框架,并涉及了经济学的主要研究对象。在这个抽象分析的基础上,读者可以往前追溯,慢慢补充思想细节。直接阅读马歇尔《经济学原理》与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就是一法,这两本书分别是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的源头。

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是萨缪尔森《经济学》之前最重要的教科书,直到1950年以后,西方仍有不少大学以此作为教科书。此书共有六篇,外加十二篇附录。最前两篇涉及方和一些基础定义,用意很深,却不好读。而第三至第五篇,大致对应于现代微观经济学,相对容易理解。而第六篇又是马歇尔独有的分配理论,也不好理解。读者可以先从中部熟悉的内容读起,然后阅读最前和最后的方分析,反复比照,最终对马歇尔的分析体系有一个完整认识。

而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又是一本自成体系的大书。此书主要思想形成于1929-1933的美国大萧条背景下,直接挑战当时的主流思想即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这才慢慢形成自己的框架。所以打开《通论》,第一篇里就直指新古典经济学之不足,认为新古典经济学只适用于特殊情形,而本书所论才是一般(general)情形,这正是《通论》书名的由来。所以,阅读《通论》要时时注意与新古典经济学相比较,才能体会凯恩斯的良苦用心。

这两本书虽然难读,但有今日经济学教科书的辅助,终有一些线索可寻。读完马歇尔与凯恩斯之后,如要再进一步,则可继续往前阅读李嘉图的《经济学及其赋税原理》,直至斯密《国富论》。这些早期经典与今天的差异更大。在一些思想史研究者看来,1870年前后,欧洲发生了一场“边际”。我们所接触的马歇尔、凯恩斯直到今日的经济学,都是边际之后的产物。这场边际把价值、分配等问题从经济学的核心议题中抹去,只从个人主义出发讨论,这才有了今天的经济学模样。而要钻研早期经济学经典,则必须重新面对价值、分配等议题,破除现有的经济学认识框架。

读书最艰难之处,就是既要理解经典著作在当时语境下的意义,又要理解经典著作在当代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边破边立。现代经济学绝不是单纯沿着一条继承、延续的脉络而发展。与之相反,经济学发展过程中充满了斗争和反思,不断有新思想、新方法被引入经济分析,又不断地被抛弃。现代的新古典经济学,百年前仍只是经济学的一个晚出的分支流派,却在很短时间内夺得话语权,反客为主,一举变成了经济学本身。

斯密的《国富论》是经济学的开山之作,内容丰富,文字灵活,确实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经典。它有很多种译本,最早可以追溯到严复的《原富》,其中使用最广泛的还是郭大力、王亚南译本,商务用的就是这版本。《国富论》共有五篇,层层递进,写作技巧非常高明。初读起来似乎很容易,但读到第二篇就会发现难度陡增,而且涉及到越来越多的历史知识和时代背景。如果只有现代经济学的基础就直接去啃《国富论》,恐怕很难读过第三篇,这就是我见过很多学生挑战失败的主要原因。

阅读经典,包括阅读经济学的经典,归根到底都是与伟大的古代心灵对话。从经典中,我们所能获得的东西绝不仅是知识。现代科学注重归纳,不断试图用更简洁、更抽象的语言或者模型来表达思想。经济学中亦有这种简化趋势,甚至从李嘉图的时代就已开始,熊彼特称之为“李嘉图恶习”,对此又爱又恨。归纳方法对于科学有益,但对经典有害。归纳的结果,往往就把支撑伟大思想的血肉剔除掉。而剩下的那几句教条,是否符合作者本意,也都是颇为可疑的事情。

在经济思想史所涉及的绝大多数时间段里,既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也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经济学教授,更不用说匿名评审的学术期刊、终身教职这些二战以后才有的现代东西。以李嘉图为例,他是个银行家,二十多岁时就赚到了足够多的钱,业余时间倾心于研究数学和物理学。他在27岁时很偶然地读到斯密的《国富论》,对经济学一下子产生兴趣,尤其对用经济学阐释现实经济问题最有兴趣。而当时跟他岁数相仿的、最早的职业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在与李嘉图结识之后,两人开始了通信。马尔萨斯把自己的研究手稿寄给李嘉图,同时也鼓励他整理出版自己的著作。李嘉图虽然对很多现实问题都有研究,但对整理出版非常犹豫。在马尔萨斯的一再鼓励下,李嘉图在45岁时出版《经济学及赋税原理》。李嘉图本人与这本书,后来都成为经济思想史上的重要一环。但李嘉图自始至终不是什么经济学家,也没有给学生上过什么课,这本书就是一个银行家的业余之作。

研究一个思想家,就像认识一个人。在认识这个人之前,你当然要对他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在此之后,就是对他留下的各种著述、材料之间进行分析。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材料永远是匮乏不足的。斯密主要留下《道德情操论》与《国富论》两册书,而这两册书本身就已经历了许多版的修订。况且斯密生前还写过修辞学、法学、天文学等许多本书,只是自己都不满意,在去世之前付之一炬。我们一般接触的斯密,即使深入研究那两册书,也只是触摸到一个愿意让我们如此认识的斯密,而远非真实的斯密。如何准确理解和认识斯密,这就是有待经济思想研习者开展的具体工作。在我看来,去斯密长期生活的格拉斯哥待一阵,再去斯密曾经求学过的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看一看,可能更有助于理解斯密思想的诞生背景。

经济学是死的,但经济学家都曾是活生生的人。在一百年以前,他们的思想从未受限于什么经济学教条。从未学过经济学的人,往往畏惧今日经济学随处可见的公式图表,而不敢触摸那些经典;而已学过一些经济学的人,又有了一层知见障,容易对经典著作妄下判断。正是有感于此,我才写了一本《西方经济思想通识》,尝试以个人视角,与读者共同读一些经济学经典,认识一些伟大的经济学家。

文学评论家利维斯有一本名著叫做《伟大的传统》。他认为英国小说的伟大之处在于,有长达百年的时间段里,有一批作者不约而同地专注于严肃生活和道德关怀。这种认识方式也同样适用于经济思想的研究。任何试图阅读经典经济学著作的读者,也应该反思历代经济学者共同的问题意识和关怀,逐步梳理出经济学的伟大传统。经济思想就是伟大心灵的回声,而成为这种传统的继承者,也应当是读者和研究者的最高理想。郑州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商丘出名的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云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重庆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