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服装烫钻 >> 正文

女子电竞比赛的背后:公平真的存在么_1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女子电竞比赛的背后:公平真的存在么

女子电竞比赛的背后:公平真的存在么

2015-07-01 更新 / 首页 > 召唤师学院 > LOL游戏新闻

   “当我在为演讲而紧张,心生疑虑时,我对自己说,if not me, who ?if not now, when?”这句话出自《哈利波特》中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在联合国讲台上的演讲,她希望通过演讲向全世界的呼吁男女平等。

  这句话,同样出现在了女子赛宣传片的片头,组织方试图通过该宣传片表达[电子竞技,男女平等]的观点。影射出男性玩家对于女性玩家的偏见——至今,男性玩家会潜默化的讲注意力集中到她们的美貌,忽视她们的努力与实力。

  但对于记者来说,多年的男多女少,导致如今的电子竞技,男女在关注度、水平乃至舆论导向方面的不平等。女子更加重大的意义在于,我们终于有机会正视女子电子竞技这一议题,我们希望通过了解女性选手和女子电竞的参与者,来深度解析电子竞技其中的一个维度——女子电子竞技。

  女子电子竞技的平等与不平等

  初次见iG女队队长小幺是在赛场外的星巴克,我到时,她已经与另外一个姑娘坐在店里。白色裙摆,黑框眼镜,坐在她旁边的女孩带着一顶俏皮棒球帽。相比于穿着iG队服的她们,平时生活中的她们更喜欢以邻家女孩的一面示人。这至少证明了,平日里她们其实不是那种刻意通过穿着暴露来吸引关注的女孩。她们想要的也许只是纯粹的电竞。

  电子竞技之所以让小幺如此着迷,源于两年前某网吧举办的女子赛。网吧以门店为单位,集结了一大批妹子玩家。小幺所在的战队出乎预料的闯进决赛,比赛结果充满戏剧性,比赛最后一刻,双方相互换家,小幺的队伍输在了拆家速度,差一点便能获得冠军。

  正是因为“差一点”,得以让她们决定继续把这支队伍维系下去。因没有大型比赛,她们一直靠小比赛维系着战队的稳定性。按照小幺的话讲,他们一直都在等待了一个和LPL平行的女子职业比赛。再到第二年时,职业比赛仍然没有着落,她们继续靠网吧赛练兵,第二年她们依然是亚军。

  “要是女子职业比赛不会出现呢?”记者问道。

  

   小幺和她的队友

  “我们也认识一些圈内的人,这个比赛迟早会有的,我相信会有。”小幺显得非常肯定。

  当第一届女神邀请赛出现时,同小幺一样,一大批需要舞台证明的女生跃跃欲试,小幺她们通过挂iG的名来获取比赛资格。虽然在小幺眼里,本届比赛的赛制并不算职业。

  “淘汰两支实力队,两复活两支跳舞队,这对于实力队来说,本就是一种不公平。”尽管对于第一届女赛的赛制,iG的中单小幺有着自己的不满,但相比于他们之前只能参加网吧举办的女子赛的事实,她们又认为这样的比赛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是一种进步,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小幺在队内主要玩打野位置,原因有二:一来自己不太会补刀,二来也方便她指挥。我们采访过许多女性玩家,她们大多不喜欢打野这个位置,因为打野是最容易背锅的位置,且不容易玩得好,但小幺却乐在其中,她称自己为团队型的打野,会牺牲自己的所有资源去保护队伍内的C位,保C也是她们战队一直在采用的战术。

  在谈起[电子竞技,男女是否平等]的话题时,小幺先表现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一面。她清楚的记得,两年前的某网吧表演赛中,队内的上单单杀了某LPL现役男选手,并压得对方不敢出塔。这件事给小幺的印象极深。

  “目前国内一些出类拔萃的女选手,同样可以在Rank对线时,单杀男选手,之前有个女生国服高分段瑞文直播,对观众说,3级对方必死,然后3级这个女生就单杀了对面那个男生。”

  所以小幺相信,男女在游戏实力上的差距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悬殊,男孩子能做到的,女孩子一样可以做到,只是时间问题和愿不愿意花时间的问题。

  但话锋一转,女性在常常会遭受到一些舆论方面的不公,在游戏中遭受的不公,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不公平。

  “好看段位又高的女孩子,给那些男性玩家留下的第一印象肯定是上分婊,不好看的,则会被黑颜值低,男性玩家会吐槽:长得丑还来打比赛。”

<武汉治疗癫痫病要花多少钱p>  我们衍生出另一个的话题,在生理上,女性选手是否会收到性别的影响。

  “会,但是只能熬过去,之前队里有人是练长跑的,她们会通过妈富隆等药物来控制(生理期),但我们打比赛不会,遇到了只能自认倒霉,也算是不平等的一方面吧。”

  来自于家人的担心,是最为困扰小幺的问题。

  上海家庭对于自家的女儿要求不多:1.有稳定的工作;2.公司福利还不错。但电子竞技这个行业在过去十年,大部分选手连温饱都是一个问题,谈何稳定与福利,男子电竞便是如此,更何况更加不发达的女子电子竞技。所以,小幺在向家里表明自己要以电子竞技为生时,家里嫉妒反对。

  “家里人一直都很反对我玩游戏,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整天玩游戏,就是不好,而我其实并不想成为家里人希望的那个样子,最严重的一次,家里人已经把工作给我找好了,但因为比赛,我推迟了一个月去上班,家里人非常不理解,向我责呵到:一个女孩子就知道整天玩游戏!”

  当然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小幺因为比赛有一些收入后。看到自己的女儿有了一定经济来源,现在一些资金也开始流入女子电竞,她们开始有工资,部分也有了自己的训练基地。家里人才开始放宽对于小幺的要求。

  电子竞技黄金年龄非常短,仍然是一个选手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对此小幺的观点是,打比赛想完成自己的梦想,只要把这个梦想完成过了就好了。

  所以,在这在各圈子混了两三年后,转岗到俱乐部的其他职位,是小幺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

  “ 又是一双忍者足具!”

  6月15日,雨中的太仓总是显得特别干净,场馆2楼,灯光把舞台照得敞亮,舞台上,Master Girl与龙珠小龙女队正在酣战。与此同时,场馆的1楼,投影仪正把Master Girl与龙珠小龙女队的比赛投在墙上,前排的OMG女队队员苏格时不时转头问:“教练,我下把可以用小鱼人吗?”

  “看对方用什么吧。”哥不林回到了苏格的问题,但眼睛却没有离开屏幕,此时画面切换到两队的上单,一个人操控着人马,另一个操控者女刀。人马回家开始更新装备……

  “又是一双忍者足具!”

  女子赛第一轮分组赛结束,哥不林受虎妞邀请匆忙赶到位于上海松江某别墅内,执教OMG这支女子队伍。他曾与小伞、PYL等现役选手在S1时一起打过职业,后来转型成为教练,从LSPL到OMG男队,已经算得上是圈内的老人。

  初见这群女孩子打比赛,哥不林用了及其尖锐的七个字来形容他的新弟子——“根本不会打比赛。”但这不仅仅是对他弟子的评价,也是对于目前女子电子竞技的整体水平的评价,为了向记者证实他所说的话,哥不林用了一些简单的例子来向记者说明女子电子竞技目前所处的大致水平。

  换线是《英雄联盟》职业比赛中一个俱乐部场场会采用的战术,原理是让对线相对弱势的英雄组合,开局通过换到其他线上,避开与对方下路组合的正面交火,从而使得在对线期,获得均势或优势。

  “现在的男队,换线都是会打的。他们知道该怎么控线,知道在推塔的时候,如何让对方吃不到经验。而目前我所见到的所有女队,对于换线战术的使用,只是做到的模样,在兵线控制以及推塔留塔这些细节上,执行和处理的意识都有所欠缺。”

  

   OMG女队在女子当中的水平已经称得上一流,但较男子电竞而言,仍有一定差距

  除此之外,大部分女孩对游戏的理解相对欠缺,或者说她们中的大多数还未到理解游戏那一层。

  “一次训练赛,我们上单使用纳尔,对线对手的英雄是女刀锋,但她的第一件装备出了忍者足具,接着又出了一个小冰心,我就对她说,操作虽然没问题,但是这个出装是有问题的。对方是主E的艾瑞莉亚,W技能又是真事伤害,忍者足具的性价比太低了。冰锤的性价比远高于忍者足具。 按照我们的理解,撑血量,出小木锤,再说腰带,打他是最好的。”

  所以,当Master Girl对阵龙珠小龙女队,人马对线女刀,人马回家再次选择了先出忍者足具。这一行为再一次被我们看在眼里——“又是一双忍者足具”

  面对理性的哥不林,记者问道:“之前有女队的领队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从生理的角度,女性玩家更加细腻,她们往往从注意到男性玩家不会注意到的地方,那么女性玩家会比男性玩家更加适合担任辅助位置吗?”

  “水平低一些的比赛,见到有女性玩家很正常,如果是最高水平的比赛,我至今没有看到哪一名女性玩家可以和最高水平的男玩家抗衡的先例,虽然女性玩家的生理特性,导致她们会比男玩家更加细腻,但并不是说在辅助这个位置仅仅有细腻就够了,一流的辅助玩家,Mata、卷毛、Madelife,他们不仅仅是在辅助这个位置技术好,你会发现他们玩任何一个位置,玩得都很好。”

  当提及[电子竞技,男女是否平等],哥不林说:“我可以把男女平等理解为,男选手和女选手一起打比赛吗?”

  “当然,这本就是一个没有特指性的问题。”

  “可能是我观察时间短,也可能是我比较肤浅,如果真要把女孩儿和男孩子放到一起打比赛,女孩没有任何的优势。相对来说,如果她们的训练时的刻重庆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呢?苦程度较男孩子还有一定差距,之前在男队,想赢的选手,你可以看到他们会一直训练,一直训练不睡觉,你得劝他们去睡觉,但女队几乎很难看到这样的情况。”

  相较发展得更加成熟的男子电子竞技而言,女性电子竞技存在的差距与不足,被哥不林看在眼里。但如果单看操作,目前她们中的一些,已经可以与男选手相比,而且某些女孩的好胜心并不比男孩儿弱。为了提高OMG女队的水平,她们在选择训练赛对象时,统统选择的是男队,她们极度渴望得到提高与成长。

  哥不林刚刚来到女队时,与女队的所有队员进行过一次Solo,这种用对线来发现选手的不足的方式,被哥不林称做“引导棋”。

  “身为一个教练,女孩肯定打不过我,但是我能感受到她们输了的不服。”

  站在男子俱乐部教练的位置,哥不林认为,女子电子竞技,只能算事刚起步,但从技术的角度,大家不能把她们的比赛水平与男子比。女子比赛应该向男子足球和女子足球一样,两者有一定差距,切并不具备可比性。当然不排除之后女子电子竞技的整体水平超过男子,但按照目前他所看到的,这个事情几乎段时间内很难发生。

  在韩国,女子电竞依旧不发达

  “在韩国,有比较厉害,又比较有名的玩LOL的女生吗?”

  听到这个问题,Athena的上单选手Morie笑了,翻译妹子也笑了:“Athena的重担兼队长Ryung就是在韩国非常有名的女性玩家,最高排名的韩服大师201名,韩国前200名是王者,Ryung只差一名就可以成为韩服的最强王者。”

  Athena战队成立于去年秋天,由队长Ryung通过游戏语音,筛选出来的一群有实力的女生,组建起来的女子队。

  曾与SKT T1的教练Okkma对过线的Ryung,在韩国的高分段选手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她想对线的职业选手是Faker,遗憾的是,她分数几乎不可能与Faker排到一起。谈起她们喜爱的电竞选手时,姑娘给了出有些出乎大家意料的答案,她们所喜欢的并不是LOL时代的选手。Ryung最喜欢的是曾经的韩国人皇Boxer李耀换,Morie喜欢的则是在Boxer拿冠军时,常常获得亚军的Yellow。

  “韩国的女子电子竞技一定比中国发达吧?”

  “韩国,很少有女孩子以电子竞技为职业。大多数家庭仍然不支持自己的子女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相比于电子竞技,老师或者公务员这些相对稳定的工作,是家里人对她们的期望。”Morie的家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的父母并不是同意他以此为生,相比之下Ryung的家庭相对开明,并没有因为她玩电子竞技,而对她的人生进行过干预。

  

   Athena中单Ryung

  政府的扶持,制度的完善,商业模式的成熟,让韩国被誉为世界上最强电子竞技之国。 在韩国大街小巷都是网吧,而情况也与中国大致一样,网吧里90%的玩家全是玩《英雄联盟》的玩家。 但从Ryung和Morie口中,我们得到的答案与我们想象中的有一些出入。

  韩国家庭不希望她们从事电子竞技相关工作的主要原因则是:“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生涯太短,太不稳定。”

  从两位韩国选手口中,我们了解到韩国专门为女子准备的比赛较少,除了民间组织的小比赛,Kespa计划每年进行两次女子比赛,但这样的比赛更多是以娱乐赛的形式示人,观众并不关心她们的技术,而是更加关心她们长得是否好看。

  所以,相比于中国,韩国的女子电子竞技其实没有比中国先进,而Athena会在初届女子赛便碾压中国女子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韩国民间水平和电竞氛围比中国更好,像Ryung这种以实力渐长的女性玩家,她们会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实力。之前,Athena Ryung就曾带领四个男孩子一起拿过韩国线下赛的冠军,当谈起为什么要与男孩子同场竞技时,Ryung的回答是:“这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自己的游戏水平啊。”

  这次龙珠直播的电竞女神邀请赛,对于Ryung来说,是一次非常重大的比赛。不仅仅比她在韩国的参加的任何一次比赛规模都大,7万7千元人民币的冠军奖金,比韩国女子比赛的奖金高3~4倍。

  韩国没有硬性规定女孩子不能参赛OGN,但一般女孩子没办法走到这么远。

  “是因为你们是女生吗?”

  “是因为实力,女生的实力会普遍不如男生,男子玩游戏会更有天赋。”

  这次Athena在第一届女子赛获得了冠军,在谈到奖金她们会如何使用时,Ryung说家里还有贷款,会用奖金补贴贷款,而Morie指了指牙齿,翻译妹子笑着说:“她会花在矫正牙齿。”

  女孩子比男孩子有更好的未来

  对于模特出身的MT的领队Kami来讲,本届女子赛可能会成为她人生中一次难得的历练。MT这支组件还未满1月的战队,在比赛结束时,估计就已就地解散。Kami亲手挑选的队员,在首轮便被淘汰,没能达到赛前Kami让她们晋级四强的要求。而且还向Kami索取出场费。

  “打出这样的成绩,居然还好意思找我要2000元的出场费,我令我没有想到的。” 面对记者的,Kami 显得有些心灰意冷。

  “之前上海有网吧举办女子赛,参加队伍就有40支,这次比赛,我们在比赛开始前1个月才知道。”某女子战队队长说。

  “本次比赛前期其实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宣传,但队伍的热情超过了他们的预估。”PLU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这次参赛的队伍远不止14支,还有许多队伍因为名额有限未能参加。

  本届女子赛虽然关注度远低于LPL,但仍然有大多数女子通过挤破头想参加,Kami的MT战队就是其中之一。

  Kami同小幺一样,典型的上海女孩,很早便开始从事模特相关的工作,父亲在国外,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什么是她想做的事情呢?——电子竞技。

  用领队的职位来Kami有些不恰当,她更像是经理+领队。在这支MT 战队组建之前,招募队员和与赞助商洽谈都是由她一手包办。在电子竞技这个10个人9个有梦想的行业,Kami向我们表达的不仅仅是梦想,她思考得更多的是,如何让女子职业选手,能够可以因此而活下来。

  “赛前,我和赞助商其实已经谈好了,如果比赛打得好,赞助商则会考虑赞助给我们一支女子电子竞技俱乐部所需要的全部,包括场地,电脑和一些其他开支。”

  Kami对于她的招募的队员,选择给予100%的信任,赛前为了资方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已经将两台配置8000元的电脑给予队内的下路。同时为了激励选手,Kami承诺比赛打好了会有奖金。

  但给予队员100%的信任Kami,对于队员的把控严重不足。

  “赛前BP我问她们有问题没,她们回答都非常有信心。”

  但第一场MT遭遇了实力强劲的Athena,未能坚持太久,很快败下阵来,进入败者组;第二场,MT不敌Babyteam,两振出局。

  

   参赛前,Kami为MT特意购置的新的队服

  Kam郑州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i没能在赛前承诺那样,达到资方的要求,同时他也没想到他赛前信任的队员会输得如此难看。赛后,他向MT下路提出归还电脑的要求,但队员拒绝了她的要求,并且向她索要2000元的出场费,这让Kami大为恼火。

  Kami很快冷静下来,这次失败的经历并不会影响她未来继续做女子电竞的决心。《英雄联盟》或未来其他项目,女性在游戏中的特殊性,决定了她们在游戏技术上的投入成本更低——相比于要比99%的男性玩家更强才能出名的男子电竞,女子电子竞技只需要比70%的男性玩家强,就能够吸引到足够的眼球,而且女生通过化妆可以弥补自身形象上的不足;女生的商业更加多元化,作为一个90%用户都是男性的市场,女性高手的商业价值显然比男性更高。

  所以,Kami认为女子电子竞技产业仍是大有可为的一件事。

  “除了现有的商业模式,姑娘们比男性选手更容易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癫疯吸引眼球,参与门店推广,及一些小品牌的代言,都比男生更加适合。”90%的男性用户决定的女生在整个产业中的价值远高于男生。

  Kami甚至已经与一些门店接触过,对方非常看好女子选手的商业价值,提出未来有机会一定合作的需求。但这些都是建立在Kami的队伍能够取得好成绩的前提下。

  “这次女子比赛之后,大量资本的进入,肯定会女子电子竞技肯定会经历一次大洗牌,我认为这是趋势。”

  心有不甘的Kami,对于Kami这一次的失败,记者给她的建议是,她需要一个比她更懂游戏的教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