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光为视讯 >> 正文

【江南小说】天使就该好好相爱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街心公园的许愿池边这些天一直有一个女孩,双手合十的祈祷,闭着眼睛嘴里念念不停,季末的风吹过,飞扬的发梢迎着干净的面容,旁若无人的虔诚。来来往往的人会驻足,会停留,但是大家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这个女孩,希望她所有的心愿可以成真,她的等待可以迎来幸福的花开。

晚风袭来断点的回忆,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易小沫偷偷溜出病房,看春天满眼的明媚,看着医院的后面一树一树的梨花漫洒,就像纯白的云朵,安抚人们受伤的神经。就是在这里易小沫第一次遇见严枫,梨花树下安静坐着的男孩,眉目里印染淡淡的清愁。

易小沫在医院沉闷的空气里都有些憋坏了,大口大口呼吸着梨花香的甜美,弯弯的眼睛笑道:“我在这里见过你。嘿嘿”说着就自已一个人笑了,清脆利落的声音在梨花瓣里渗透。

严枫之前掩隐在眼睛里的落寞一扫而光,有些清爽地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站起身来说:“我认识你,易小沫。”

这下易小沫有些错落了,疑问布满了眼神说:“啊?你怎么知道?”

严枫1米78的身高站在梨树下,一株白颜的梨花攀在额头,严枫轻轻地折下递给易小沫说:“梨花仙子告诉我的,她还说喜欢梨花的女孩都有白色的灵魂,是天使。”

易小沫很不配合地扑哧一声笑了说:“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天使会像我这么糟糕吗?每天打点滴,吃药,做各项检查……”

说到这里严枫的眼睛里重新长满了那一层抹不开的愁绪,长长疏了一口气说道:“那也比我要好很多吧,我都不知道……”

话没说完易小沫伸出食指放在严枫的嘴边“嘘”,自己抬头看了一眼梨花说道:“其实我们都是天使,只不过是折翼的天使。”说完后收回所有的目光对着严枫清浅地笑了,双目弯弯盛满了生命的希望。

严枫淡淡的笑了,有些苦涩有些释然,两个人坐在梨花树下数着落地的花瓣,看阳光的投影一点点偏移,两个人所有的病痛都在隐去,自然纯粹的时光在心上画下彩虹的半圆。

或许是医院的时光太过枯燥,每天早上打点滴易小沫总是不由自主地给严枫发信息,两个人聊天打发躺在床上苍白绵长的光阴。有时候两个人会开玩笑说等出院了就在一起,易小沫一直想自己可以写出让人肯定的故事,然后和自己的恋人美好地行走在西藏朝拜的路上,她把这一切讲给严枫听,凑近严枫的耳边告诉他,希望能够一起去。

一次一次的化疗易小沫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脱落,爱美的女孩子总是无法接受这种触目惊心的残酷。然后易小沫就会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角落里掉眼泪,那个夜晚严枫到处寻找易小沫,在医院院子里的亭子边找到了她,黑色的天幕稀廖的星辰,那个蜷着身子靠着柱子角的女孩是那么的单薄和娇小,严枫心里多了很多心疼和爱护,轻轻地走过去站在易小沫的面前说:“小沫乖,该回去吃药了。”易小沫本来呜咽的抽泣变得大声起来,眼泪嚣张地发泄,一把抱着严枫使劲哭使劲说:“我的头发都掉了好多,我害怕,我害怕有一天会掉光。”

严枫体贴轻微地拍着易小沫轻声安慰说:“不会的,你是天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心里最美好的女孩。”易小沫满目泪光抬起脸盯着严枫,语气中充满了委屈和撒娇问道:“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严枫用大拇指柔和地帮易小沫擦干眼泪,脸上静然的笑容平和动人说道:“好,但是小沫以后不许哭了,你的眼泪会让我心疼。”易小沫抽搭地把眼泪晕化,脸上的泪痕纵横交错,在黑夜里温暖:“说话算数,我希望我们快点好起来,离开这里,永远离开。”严枫温柔地看着易小沫宠溺地说:“嗯,那一天很快就会来的。”两个人十指相牵,对着月亮画下爱的誓言。

经过一系列的治疗,易小沫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头发不再掉了,而且可以出院继续吃药就可以了,听到这个消息,易小沫开心极了,抛开家人和医生的团团包围,一个人偷偷跑出去找严枫,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两个人站在三叶草的中间,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色,严枫总是那么无痕静水的温柔说:“我就说嘛,小沫是天使,带给这么多人温暖和美好,一定会好起来的。祝福你,我的女孩。”易小沫做着鬼脸看着严枫疼爱的表情抢过严枫的手说:“我们都是天使,我们都会好起来,我们还要在一起。”

说完易小沫蹲下身子开始在三叶草中间拨弄,一边抬起头对严枫说:“你快过来嘛,我听说找到四叶草的几率是万分之一的渺小,因为那是幸福的预言。我们找找看,看看老天会不会祝福我们。”严枫看着一脸专注蹲在三叶草里左拔拔又拉拉的易小沫,不由得蹲下身拉着易小沫的手来说:“请相信,一定会幸福的。”

话音刚落,没多久就听见易小沫惊喜的声音传来:“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赶紧兴高采烈地放在严枫的手里说:“你看看,这就是幸福,老天是偏爱我们的,幸福。”严枫看着四叶草在阳光下闪烁绿色的希望,看着女孩明媚单纯的笑脸,心里无限的妥帖安慰,可能真的是可以幸福的吧。严枫把四叶草放进自己衣服的最里层,他要记住这一刻,也要用心珍藏易小沫的幸福。

易小沫走了,每天在家里等待着严枫的电话,她告诉所有的朋友自己遇见了生命里的白马王子,他有着世界最温暖晴朗的声线,话不多但总是给人最信赖的依靠,他很少笑但是小沫知道他心里的善良和热情。易小沫说起严枫的时候总是兴奋的手舞足蹈,都忘记了医生的嘱咐不许大幅度运动,唯独说到严枫还在医院里,易小沫总是很担心,但是心里总觉得,遇见,就不会错过,自己和严枫可以就这样手牵手,在时间的长河里去赴生命的白头。

开始的时候,和所有热恋的人一样,每天守着手机聊天或者打电话,因为是于彼此最糟糕的禁地开出爱情红润的花瓣,或许缺少浪漫的营养,但是足够娇艳珍贵,两个人互相更加懂得珍惜。易小沫每天都在心里默念,快点2013年吧,到那时候我们就会健康了吧,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了。

可是没多久,严枫的电话就越来越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恹恹的,有些爱理不理的错觉,易小沫就一个劲在心里重复“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可是最后总是忍不住给严枫打电话,想要严枫能够多关心自己一点。终于有一天易小沫终于受不了了,在电话里对严枫发脾气,耍无赖,问:“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都不理我。跟我最开始认识的你都不一样了,为什么呀?难道你厌倦了?”

严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没有,小沫不要乱想,我一直都很喜欢小沫,喜欢听小沫的声音。只是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陪小沫走下去?小沫在家要听妈妈的话,要乖,把自己养胖一点,才会快点好起来。”

易小沫有些不知所措在电话里流眼泪掺合着哭腔说道:“你才不要乱讲,我知道你的病是不好治,可是只要慢慢来,你要有耐心和信心,总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我等你。”

接着电话里传来严枫安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那种平静让易小沫的心狠狠地心疼:“小沫,你答应过的不许哭,再哭就不好看了。你放心,我会让自己好好的,小沫要好好照顾自己。”

易小沫没有等严枫一句句地交代完毕就抢过话头大声说:“严枫,你给我记住了,我爱你。我愿意,我愿意陪你走下去。”

电话那头的严枫没有了声音,只有易小沫一个人眼泪扑闪扑闪地滑落,漫长的沉默之后易小沫听到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易小沫握着手机想来想去,那些过往一起牵手的点滴,眼泪更加急促滴答滴答停不下来,反复地问自己老天怎么可以这样为难我们,四叶草不是幸福吗,怎么会这样?

那一晚上易小沫失眠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害怕失去他,再也不能牵她的手。一晚上反反复复地头痛,挣扎焦躁地等待黎明的破晓。易小沫等待严枫检查结束的时候,可是医院里所有人都说医生没有办法只好建议严枫转院了,去北京更好的医院了。

听到这个消息易小沫确定严枫没有开玩笑,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易小沫觉得头顶像开了一个大洞,所有的血液都在挥发,整个支撑自己的力气被抽离,拖着身子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看到一封发件人不详的邮件:

“小沫,我很开心遇见你,你给我的温暖和美好我都记在心里,我真的很感激你的爱。老天真是残忍,遇见你却不能好好爱你。诊断的结果很不好,说实话,我心里很害怕,但是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面对属于我的命运,哪怕是下地狱。

我转院了,不知道前面会是怎样的风景,可是我不想让小沫难过。小沫,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死了,就忘记我吧,就当我从来没在你的生命里出现过。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把自己养的胖胖的。

不要想我的事了,只要我会好一点,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一定会。我喜欢你的笑容,我会牵着你的手,再也不放开……”

易小沫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哭得稀里哗啦,以前一直以为只有在时间的熏陶下才可以有爱情这回事,可是不是的,不管和严枫认识的时间是长是短,易小沫的心是真的在痛了,而且是怎样都补不满的难过,一边哭一边喊:“严枫,你已经出现了,你就不可以丢下我,不理我,更不可以消失……”

顾不上擦拭滴在电脑键盘的泪珠,易小沫拿起手机不停地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可是重复熟练的声音不断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再服务区,请您稍后再拨”,易小沫把手机一把摔在地上,趴在桌子上肆意地流着眼泪,感受自己的天空再一次变得黑漆漆的。

情绪终于稳定安抚一些以后,易小沫坐在电脑前给严枫发邮件,写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严枫,你在哪里?我都找不到你了,你不是说会和我在一起吗?

一起去西藏,感受那离天最近的地方;一起去孝敬因为我们生病害苦了的父母;一起生活琐碎,将来养育一个叫果果的女孩……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我们的网上纪念墙日子在不停地增加,我们的爱被记下最厚重温暖的日记。我知道我们还要一起写,写我们会有的幸福,请你不要不理我,不要丢下我,因为我愿意,我愿意我陪你走下去。

请记住,我们都是不完美的小孩,都是折翼的天使。那么,天使就该好好相爱……”

易小沫不知道严枫有没有收到邮件,可是那个电话再也没有打通,但是她相信,这一切都会是暂时的,严枫一定会回来找她的,因为她爱他,因为他们要在一起。所以她每一天都在街心公园的许愿池边许愿,把那些带着自己虔诚愿望的硬币丢在许愿池中央,等待神的回应,许自己一个奇迹。

这个女孩每天都来,有时候会把自己的故事讲给路人听,她说她希望口口相传,有一天严枫可以听到,知道小沫永远在,在等待他的归来。易小沫的头发随着思念的日光在慢慢地生长,又一个季节的梨花飘满了大街小巷,今天路过的时候,街心公园放着熟悉的离歌,歌词流转“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着沉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相爱不能爱,才最寂寞,我看到那个女孩又一如既往地来了,她还在等待那个男孩……

癫痫病有什么危害
月经性癫痫用药方法
女性癫痫的不同护理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