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杏仁 >> 正文

【江南小说】香香的天桥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香香第一次看见天桥是在电视上。香香很讶异:人咋在天上走?香香跟娘说:“俺要走天桥!”

娘摸摸她的脑门,不热。娘白她一眼:“说梦话呢?”

香香不跟娘争,香香心里有谱。

送小景去省城上学的时候,香香看见了真的天桥。

香香稳了神儿,小心翼翼地探着脚,踩上去,天桥不摇也不晃。香香重重地跺脚,天桥还是稳稳当当地,真是好脾气。香香撒欢地跑两步,又猛不丁地站下了:天桥上还有卖东西的呀,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香香眼花了。香香瞧瞧身边走的人,男的,个个挺胸腆肚,那个带劲儿呀,女的呢,一个赛一个俊俏,啧啧!再抻了脖子往下瞅,汽车“噌”地从这边钻进桥底下,“嗖”地从那边蹿出来,燕子一样。

香香抬头瞅天,天蒙着纱巾,瞅不清眉目。香香瞅瞅楼,楼像山上的树林一样密。城里人真是不得了。香香看到了几棵树,真的树,在桥的左边。香香看到的是树顶。从前总是仰脸看树,这会儿,树在脚下,香香就有踩着云彩的感觉。

天桥上风大,把挤火车、挤汽车挤出来的汗一下子吹干了,贴在脸上的头发也让风吹起来,香香一甩头,好爽,再一甩头,真爽。

香香实实地喜欢上了天桥。

天桥东边就是小景的学校。报完到,香香扯着小景:“咱去天桥逛逛。”

小景手里拿着几张这样那样的表格,正和刚认识的同学说话。同学看见香香就问他:“同学?”小景点点头。同学又问:“哪个系的?”小景的脸就红了。

小景回头瞅瞅香香,笑笑,香香也送上一下微笑,僵僵的,心里莫名地就生了几分不安。晚上,香香不让小景回学校,香香决定把自己给小景。小景也被即将面临的分别闹得情意绵绵。天桥下的一个小旅店里,小景抱着香香亲起来没完:“香,我的香。”

小景的缠绵驱散了香香心中的不安:“俺是你的,永远是!”香香忍着疼,含着泪。

第二天,小景送香香回家。天桥头上有个货摊,都是女孩子用的东西,发卡、丝巾、玻璃做的项链、耳环。香香的眼睛让一条桃红色的丝巾粘住了。那丝巾的颜色可真好看啊,艳艳的,像春天里漫山遍野的达子香花。

小景问卖货的老太太:“多少钱?”

老太太扫了他一眼:“十五。”

香香就拽小景:“太贵了,走吧。”

小景犹豫着。老太太让步:“十块给你,这是今年最新款呢!”

香香知道小景的家里每个月给他的生活费少得可怜,手下便使了劲:“走呀,俺不要。

老太太把丝巾从架子上解下来,抖着,就有一束达子香花开在风中。小景伸手去裤子兜里摸钱。香香虎了脸跟老太太讲价:“五块,就五块,要不,不买了。”

老太太手一扬:“拿去吧,算我赔了。”

香香接过丝巾,脸上的笑就憋不住了,灿灿的笑容让丝巾一衬,人跟花一样。小景心里喜欢,要给香香系丝巾,不知怎么没系好,一阵风掠过,丝巾飞了起来。香香吓得惊呼一声,脸儿都白了。

小景急跑两步,一跳,抓住了已经飘到天桥栏杆外面的丝巾。香香觉得自己心也让小景抓住了。小景重新给她系丝巾,很小心很小心。天桥上人来人往,香香的眼里只有小景。小景的脸离她很近,呼出的气喷到香香脸上,香香就想起昨儿晚上的事。香香的血呼地一热,头就晕了。

小景说:“回去等我。”

香香说:“你好好念书,将来,把俺接来,俺要天天逛天桥。”

小景郑重地点头。可是,香香的心里还是受了委屈似的,想哭。

香香回到了大石沟。大石沟在威虎山的一道褶子里,几户人家稀稀拉拉地散落在沟底,像是几颗干酸枣挂在秋后的秃枝上。大石沟的天蓝,大石沟的风清,大石沟的日子太寂寞。香香觉得那寂寞就像门前的威虎山一样,推不动,挪不走。

寂寞的香香就整天地写信,自然是写给小景的。信写好了,再抄一遍,留底儿。然后,把小景的来信订在后面,这样,一封自己的信,一封小景的信,啥来言,啥去语,明明了了,有滋有味。

香香每天写信,看信,娘就说她痴。

香香每封信的最后,都是:祝你学习取得好成绩。你的香。

香香在提醒小景,俺是你的。可是,每次,写到这,香香的眼前就恍惚起来,就出现了天桥上的景色。

香香太喜欢天桥了。天桥,一次一次地出现在香香的梦里。

下雪了,柱子打了几只山鸡,送到香香家。山鸡的羽毛在阳光下的雪地上闪着七彩的光。小时候,香香最喜欢山鸡的羽毛,每次看见柱子他打的山鸡,香香的眼睛里都跳着欢喜。可是,这会儿,香香在屋里看信呢,那信比山鸡的羽毛好看。

柱子的脸遭了霜打样委靡。

寒假,小景回来了。

香香发现小景变了。小景吃饭没了以前的巴叽声,小景吐痰用纸包上,再扔到墙角,不像大石沟的人,张嘴就吐了。小景跟人唠嗑,嘴里闪着白生生的牙,话里有好多新鲜的词儿。还有小景的神情,哎哟,活活是电视里的人才有的嘛。香香喜欢得要命,可心里伴着那喜欢长起来的还有忧虑的野草。

那天,香香的爹娘去镇上办年货,爸娘前脚出门,后脚,香香就把小景找来了。小景知道家里没人,就急急地褪香香的衣服。香香羞怯,却也幸福。小景惦记着她呢。小景把自己折腾着汗津津的,还不罢手。香香抹着他头上的湿发:“你还稀罕俺?”

小景笑了,伸手在香香的鼻子上刮:“你真傻。”小景说完,就把头埋到香香的胸脯上。香香抱着小景的脑袋,心里的忧虑散了,埋怨却浮上来:“你的信越来越少,俺两封都换不来一封呢。”

小景从香香的身上翻下,喘着:“你不知道,我有多忙。看人家别的同学,读了那么多书,知道那么多事,我恨不得把图书馆里的书一口口吞了。”

香香相信小景的话,小景读书有股狠劲。可是,再忙也不能忘了写信啊。那信,是俺的粮食呢。香香呶着嘴,不吭气。小景凑上来,使劲啄那嘴儿。

香香就笑了。

小景说:“咱这儿太穷了。手机没信号,也没网线,咱俩也不能发短信,也不能上网视频,一封信要走好几天,跟古代似的。这个鬼地方,不是人待的。”

“这个鬼地方!”香香心里对大石沟生了怨恨。

开春,柱子上山打柴,采回来一大束达子香。香香娘热乎拉地让他进屋,柱子犹疑着,眼神瞄着屋里的香香。香香淡淡地招呼:“来了,柱子哥。”

柱子一眼瞥见香香脖子上桃红的丝巾,低头看看自己抱着的达子香,疑惑啥时候达子香开到香香的脖子上了。只是,香香脖子上的达子香比自己怀里的开得娇,开得艳,把香香的脸映衬得格外好看。柱子眼睛直勾勾的,挪不动窝。香香抚弄着丝巾问:“柱子哥,这丝巾好看吗?”

“好看。”柱子不错眼珠地盯着香香。

“小景买的。”香香甜甜地一笑。

柱子眼里的光立刻就暗下去,转过身,默默地走了。

整整一个春夏,香香对小景的思念比地里的苞米长得还快。小景的信来得慢的时候,香香就想起小景的那几句话:“不能发短信,不能上网视频,一封信要走好几天,跟古代似的。”香香的郁闷像大石沟的夜色,又浓又粘,化不开,扯不断。香香盼暑假跟小时候盼年似的。终于,香香盼回了小景,香香那个开心啊,要死要活的。香香觉得,这世上跟自己最亲的人不是爹不是娘,而是小景。

小景要开学了,香香说:“俺跟你走!”

香香要去城里打工。香香的父母没反对。香香早晚要离开大石沟的。

小景乐得有恋人相伴,自然欣喜万分。

香香欢天喜地地跟着小景上路了。柱子跑到山上,直到望不见香香的人影,一只手生生在大树上打脱了皮。

挤火车,挤汽车,香香心里总是嘭嘭地跳。看到天桥了,香香轻轻地欢叫一声,放开脚步,跑上去。

香香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她俯在桥栏上,看灰灰的天,看矮矮的树,看飞鸟样的车流。香香亲亲地跟天桥说:俺来啦!

香香在天桥下的一个串店找到了工作。包吃包住,离小景的学校还近。小景跟她说,没事别到学校找他,学校有规定,不让学生谈恋爱。香香听话地点头。小景就夸她:“香香乖。”

香香问:“那俺想你咋办呀?”

小景说:“我常来看你,你就不想我了。”

香香眼巴巴地看着小景,轻轻地点头。

小景白天上课,晚上的自习可以逃出来,可是,香香越到晚上越忙。好在,老板隔半个月给香香一天假,香香那天就过节一样,跟着小景去逛。逛公园,逛商店,逛大街,逛哪儿都是开心的,因为有小景在身边。小景喜欢逛手机店,同学们差不多都有手机,小景没有,小景就一个店一个店地看,过眼瘾。香香跟着小景逛,把小景的心思看在眼里。香香有手机,是离开家的时候,哥哥给他买的。香香要送给小景,小景眼神粘粘的,嘴里却说不要。香香就攒了两个月的薪水,给小景买了个新的。小景拿着手机,眼里满是感激。那天,俩人还去吃了麦当劳。两个汉堡、一包薯条、两杯可乐。香香一小口一小口地品着汉堡的滋味,小景则三口两口吞没了,香香把自己的汉堡递给小景,小景不接,香香就举着。小景只好咬一口,香香依然举着:“大点口。”小景张大了嘴咬下去,差点咬着香香的手,香香甜甜地笑。吃完了汉堡,吃薯条。香香问小景:“这不就是土豆条吗,咋弄得这么好吃。”小景说:“加工方法不同,必然会导致口感相异。”

香香知道小景的意思,可是,小景能把一句平常话说得那么不平常,香香觉得小景真是了不起。往回走的时候,香香忍不住跟街上的女孩一样,吊在小景的膀子上。小景伸手揽了她,揽得很紧,香香的心就让幸福填满了。

在天桥上分手时,小景也不管来来往往的行人,搂住香香。那个吻好长啊,香香快憋过气了。

小景拎着装手机的纸袋,下了天桥,渐走渐远,香香在天桥上望着。夜风吹过来,香香的嘴里香香的,不知道是汉堡的味儿,还是小景的味儿。香香扶着天桥的栏杆,想跳舞。

娘来电话,问香香好不好,香香干干脆脆地回答,好。娘又问:“小景待你好不?”香香知道娘一直担心,就笑:“好着呢。”娘不说什么了,但香香听到娘在轻轻叹气。

香香就给小景发短信:“你爱我吗?”

小景回:“又问傻话。”

香香握着手机笑了,痴痴的。

那天晚上,来了几个客人,都是学生模样。一个穿粉衣服的女孩儿先进来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说:“就这了,快进来吧。”外面的人只好犹豫着跟进来。

香香看见了小景。

小景不敢看香香。香香想起小景跟他说学校不让谈恋爱的事,就知道小景是故意的。可是,那个穿粉衣服的女孩儿坐在小景旁边,跟小景很不见外的样子,让香香不舒服。香香就什么也不做,依在柜台边,远远地看着他们。

“服务员,你家洗手间在哪儿?”小景忽然大声问。香香过来指给他。

店里的洗手间其实就是厕所,只能解手不能洗手。香香就换了洗手盆的水,备着,小景出来了,香香递香皂时,也递上了心里的委屈,小景歉意地笑笑,用眼神安慰香香。

香香忍不住责问:“她咋总是戗你?”

小景埋头洗手。洗完了,从香香手里接纸巾时,嘴角轻轻地动动:“城里孩子,就那样。”

又一个男孩上厕所,香香还是换了水候着。男孩很是感激香香的周到,看香香的眼神也温温和和的。香香就问:“你们学校里不让谈对象的吧?”男孩乐了:“你当是高中呢?大学里不谈恋爱干啥呀?”

香香的眼泪就要噙不住了。

那帮学生吃完喝完,走了。小景在最后面磨蹭着,香香想,他也许会跟自己说话,可是,那个粉衣女孩回头拉了小景一下,小景就加快脚步,乖乖地跟了出去。

香香收拾了桌子,出了店,她觉得店里好闷,要憋死了。香香噔噔噔跑上天桥。天桥上的人还是那么多,几乎是清一色的年青人。香香知道,他们大多数是小景那个学校里的。

香香俯到桥栏上往下看,街上也多是学生模样的年青人,有三三两两搭帮的,也有只是一男一女的。那单独在一起的男女,有匆匆走的,也有慢慢遛的,有扯手的,也有勾肩的。

香香就哭了。

第二天,香香辞了串店的工作,到天桥西边的居民区里租了个小屋。晚上,她发短信把小景约了出来。

小景来了,看见了香香眼里的忧郁。小景不说什么,却用尽了自己的力气。香香就懂了,小景的心里有她。香香的心踏实了,泪珠子却掉下来。小景轻轻地给她擦,说她:“傻。”香香破涕为笑,样子真是傻乎乎的。

香香告诉小景,以后天天晚上来吃饭吧,她不在店里打工了,她是小景的,不是串店的。

小景睁大了眼睛:“那你咋过日子?”

香香抿了嘴乐:“放心吧,俺有谱。”

香香在天桥上做起了买卖。早上,香香去批发市场里转,看见什么稀罕就上什么,然后拿到天桥上来卖。兴许是一大盆煮玉米,兴许是一筐油栗子。香香是个有心的人,早把城里人的喜好看在眼里了。香香对城里的人、城里的事,理解得快,接受得也快。难怪,她喜欢城里呢。什么事,一旦让人喜欢了,再难也不难了。

圣诞节那天,香香上了好多苹果,用红红绿绿的玻璃纸包了,就成了有特别喻意的平安果。三块钱一斤买来的,五块钱一个卖出去。香香一天就挣了三百多。

癫痫病吃什么药可以控制
部分性癫痫发作有哪几种类型
癫痫部分性发作的症状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