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警察工作证图片 >> 正文

【江南小说】解剖心脏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隆冬的一个清晨,大班的媒体都围在于子嫣的豪宅外面,争相报道她的死讯。这样的消息多少也有些震撼,事出突然的事件,总是变得扑朔迷离,不禁让人猜疑。

于子嫣死了,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的杂志编辑,就这样溘然辞世了。她死在她的那家豪宅里,警方推测死亡的时间是在凌晨的三点钟的时候,据说那一具尸体是被一个清洁工发现的,于是报了警。正在睡梦中的民众都纷纷走出家门,企图一探究竟。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连忙把周围的一切都拉上警戒线,用力撞开门,顺利的进屋搜索起来,屋子里的一切摆设都跟平常没有任何的差别,警官通过一丝丝的蛛丝马迹,来找寻真相。任何痕迹都有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要点。

警官查蓉戴着白手套,仔细的勘察着现场,从地上捡起一撮头发,放进透明的密封袋里,递给她的上司,说:“郭队,你看,这是死者的头发,我猜想死者死前应该受到外力的冲击,要么就是被别人撞到其他的地方。依我看,死者大概有被移尸的可能。”

郭勋仔细的看着接过她递过来的头发,说:“查蓉,你是不是认为,死者死之前与人搏斗过?但死者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任何的致命伤。又从何见得呢?”

查蓉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成墨便喊了一声:“郭队,您来这里看看,这里有一滩血迹。”

郭勋跟成墨来到了他所在的地方,那是是洗澡房,距离客厅有很长的一段距离,郭勋蹲下来用戴了手套的手摸了摸地上的血迹,说:“查蓉,成墨,这摊血迹没有很干,查蓉,你取样回去检验一下。”查蓉用镊子把血迹取好样,放在透明胶袋里。

警官没有发现其他的可疑线索,便关好门,封上封条,离开了于子嫣的家里,大批的媒体记者依然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一看见警官出来了,便争先恐后的跑上去递着麦克风问着:

警察先生,于子嫣的死,是不是什么人的企图的谋杀?

警察先生,于子嫣的死,是不是她为情所困的自杀啊?

据说,她曾经有个很好的男朋友,会不会是跟他有关系啊?

哎,警察先生,给我们个答案吧。记者依然不依不饶的问着。

许许多多的问题都围绕着于子嫣的死铺展开来,同时也有很多不一样的说法渐渐浮出水面。郭勋和他的手下好不容易才逃开记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了车上。

回到警局的时候,郭勋和他的手下就于子嫣的死进行了讨论。

“查蓉,你先说一下你的看法。”

“死者于子嫣,女,二十五岁,杂志编辑,因为她的职业的缘故,我们必须得开展地毯式的搜查,也许会查到些什么。郭队,依我看,谋杀的可能尚未能够排除。我依然是维持我的看法,可能是谋杀以后的移尸。”

“嗯,死者的职业的确奠定了某种谋杀的可能性。成墨,你也来说说看。”

“于子嫣在死前有没有和什么样的人接触,我想,能够杀死她的,也许是很熟悉的人。因为锁的钥匙只有一对,她临死之前,钥匙是放在抽屉里的。”

三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找到不同的线索拼凑起来,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2

在于子嫣死去的第二天,梁素便在清晨的时候接到了蓝遥的电话。

蓝遥与她还有于子嫣,都是曾经的闺中密友,关于于子嫣的很多秘密,她们都知道。

“子嫣死了。你知道么?”电话里传来蓝遥的低沉的声音问着。

“我知道,但这个事情也许跟她的某个男人有关吧。毕竟她那么多男人。”梁素说这话的时候,颇为镇定,没有想象中的大呼大叫。这样的语气,的确让蓝遥感觉到害怕。

“你在怀疑我?”梁素朝电话里问着蓝遥。

“没,阿素,我想我需要见你一面。”

蓝遥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梁素没有拒绝,便问了问:“在哪?”

“在你家附近的西餐厅。那等会再见。”说完蓝遥就挂了电话。

梁素换好一件比较体面的衣服,就往楼下的西餐厅走去了。内心的忐忑不安往往会呈现在脸上,但梁素最终还是去了。

去到西餐厅的时候,梁素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儿,蓝遥来到了。

蓝遥是个很妖艳的女人,她坐下来,对梁素说:“阿素,你怎么看于子嫣的死?据说她的死有些离奇。”

梁素点了点头,苦笑道:“遥。你不是不知道,她那丫那么多男人,说不定哪个杀死她的。”蓝遥没有说话,只是问了句:“如果警察到时候找上我们,我们就把知道的告诉他们吧,条子不好对付的。”

梁素没有继续说话,便借口离开了餐厅,只剩下蓝遥坐在那里,蓝遥点燃一根烟,给欧茜打了个电话,寒暄了几句便结账离开了餐厅。

3

梁素回到家里,打开客厅里的灯,闻着自己全身粘糊糊的汗液,不得不去浴室里清洗一下,浴室里只有她自己,慢慢的清洗去身上的汗液,沐浴露的香气弥漫起来。

直到她从浴室走出来的那一刻,她的耳边突然听到于子嫣的声音:“素,我在这里……,快,快来救我……”梁素转过身,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她转头去一看究竟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个白衣女子,长发飘飘,眼神迷离,梁素定了定,便大喊着:“是谁,是子嫣吗?”没有任何的回答声,只有她刚刚的声音在回荡着这个房间里。

她捂着耳朵,生怕再听到什么,匆匆忙忙的回到房间里,打开床头旁边的台灯,微弱的光线在灯罩的笼罩下,显得梦幻般的微橘色,梁素盖好被子,蒙头而睡。

她开始害怕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内心的忐忑不定以致于她无法安眠入睡。胃突然有种翻滚的疼痛,她爬起来,往抽屉里去找药吃,顺便附带一颗安定片,耳边依然回荡起于子嫣的喊声:“阿素……我在这里,快,快来救我。”

梁素是真的怕了,连忙把房间里的所有灯都打开,让光驱赶所有不安的害怕,为了能够让自己度过漫漫长夜,她不得不给蓝遥打电话,电话里蓝遥应该是在酒吧,喧闹声嘈杂,蓝遥很大声的朝电话那头问着:“素,怎么了?”

“我……刚刚听到子嫣喊我了……”梁素怔怔的说着,蓝遥苦笑了一声:“阿素,醒醒吧,子嫣已经死了,你怎么会看见她?莫非你告诉我,你见到她的鬼魂了么。”梁素陷入沉默,没有说话,蓝遥喂了几声,见没有人搭理,便挂断了电话。梁素一整个晚上都不敢睡觉,只是呆呆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样的黑夜,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也许,她永远不会想到第二天的事情会让于子嫣的死再次陷入扑朔迷离之中。

梁素是多么盼望能够早点天亮,这样心中忐忑不安就能够消去。只是漫长的黑夜,不是转眼间就可以消逝的。

翌日,黎明时分,梁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便起来了。手机放在枕头旁边,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梁素打开一看,是一条未读信息,上面写着:蓝遥死了,是自杀。

梁素看着信息,心头突然一颤。连忙往那个电话拨过去,不到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彩铃,有一个男人接通了。

“喂,是不是梁素?”他首先问着。

“你说蓝遥死了?怎么……可能?”她一遍遍的问着,心里的颤抖,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震颤。

“什么都不要问了,你来一趟蓝遥的家里吧。条子在她家里。”说完,男人挂断了电话。

梁素换了一套衣服,去浴室梳洗了一下,吃了一颗胃药,便出了门。

4

梁素打车去到了蓝遥的家里,车程不算短,需要十五分钟。

等她去到她家的时候,楼下有好几辆警车,周围都拉起了白线,警察正在现场进行取证,她用余光瞄了瞄那个叫岳然的男人,这个男人是蓝遥的男友。

这不是梁素第一次看见成墨,便上前问了问:“成警官,蓝遥不是自杀的,对吧?”成墨看着她的样子,说:“等我们取证完了,到时候会告诉你结果的。”查蓉戴着手套,耐心的寻找着可以协助破案的蛛丝马迹。尸体被放置的地方有血迹,查蓉蹲下身来,把蓝遥的头扶起来,蓦然发现后脑勺那里有一滩血,岳然的脸色突然变得青色了,便借口说:“警官,我有事,得先走了……”

郭勋看着他发青的脸,问着:“等会,你跟我们一起去一趟警局。”梁素瞪了瞪他,说:“一定他杀了蓝遥,一定是的……”她终于嘶声力竭的大喊着,把所有在场的人都吓到了,声音慢慢的逐渐放慢,成墨扶起她,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她才停止了大喊,替代的是低声的抽噎。

郭勋扔下一句:“在场的所有人都跟我们回去一趟警局录取口供。”梁素没有拒绝,岳然也只得怔怔的跟他们上了警车,梁素不希望蓝遥死的不明不白。警车在缓缓的开动着,岳然一直都在沉默,终于在十多分钟以后,回到了警局。梁素看着警局周围的一切环境,发现这个地方竟是这般的严肃与神圣。

成墨把他们带到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房间里有微型的摄像头,梁素安静的坐了下来,查蓉拿着笔和本子一边听她说着,一边记录。

“她死之前有没有跟你联系过?”查蓉一脸认真的问着。

“我给她打了电话,说我听到了于子嫣的鬼魂,我好像听到她在喊我……然后我就打电话给她。她说,于子嫣都死了,你怎么可能会看得见她。”

“她平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查蓉的样子很严肃,她是个认真的警官,如果能够从梁素的口中知道一些线索,必定对案件的所有突破点有用的。

“她喜欢抽烟、常常夜不归家。蓝遥有很多异性同居的男人。”梁素说到这里,一脸的不屑,只是笑着说:“蓝遥真他妈的贱。”查蓉见此状,便吼她:“这里是警局,麻烦你放礼貌点。”

郭勋在这个时候进来了,查蓉站起身,说:“郭队,我看她知道的也不多。”

“你去忙其他的吧,我来跟她聊聊。”查蓉关上门,走出了候审室,郭勋坐下来,递给她一杯茶,说:“说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你有什么就直说吧。”梁素突然捧着那一杯茶,变得沉默起来。

“郭队,其实我觉得蓝遥死得不明不白的。虽然她的死在我看来很震撼。”梁素在沉默了许久才说出这句话。

郭勋看着她的眼睛,用试探的语气说:“梁素,我想你把所有与蓝遥之间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

梁素最终还是妥协了,说:“好吧,但愿可以帮得上什么忙。”

“蓝遥跟我认识了很久,她是个很妖冶的女人,跟她混迹过的异性多不胜数。她总是酗酒,抽烟……。”说到这里,梁素停了停,噘了一口茶,郭勋一边听她说着,一边快速的做笔录。

“蓝遥曾经有段时间精神失常过,虽然她后来跟普通人差不多,但是,她的自杀念头却非常的强。”

“她有没有在你们的面前显示出自杀的念头?”郭勋问着。

“有,我曾经见到她拿着一把水果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跟她僵持了很久,许久她才把刀子放下。说了一句,真他妈的,老娘才不要为他死呢。”梁素叹了叹气,接着说:“蓝遥大概是为情而死的……”

郭勋站起来说:“梁小姐,谢谢你协助我们的调查。请在这里签上名字。”他指了指笔录的那张纸,右下角的签名处,梁素接过笔,潦草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梁素站起身,微笑的说着:“郭队长,有什么进展需要我帮忙的,记得告诉我。”梁素离开的时候是中午一点,距离蓝遥的死亡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梁素打的回到了家里,家里很安静,她依然感觉害怕,于是随便弄了个泡面吃下去,她很饿,便狼吞虎咽的吃着。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一点三十分,把碗洗干净,放好便随即回房间里睡了会觉。

5

又是一天,警察局里郭勋集中了局里的所有手下,对于子嫣和蓝遥的死进行了讨论。

“于子嫣和蓝遥的死,似乎都有蹊跷的地方,成墨,你先说一下。”郭勋首先问了成墨。

“根据梁素给我们的口录笔供,蓝遥的死不能排除情杀的可能,但仅靠梁素的一面之词,来衡量她的生活,倒显得不妥。”

“嗯,郭队,依我看,于子嫣和蓝遥的死有必然的联系,不知道各位发现了没有?她们死去的地方都是在浴室距离比较近的客厅,当然我们不能排除移尸的可能。”查蓉说。

“如果是熟悉的人的作案,那么凶手肯定是很清楚她们的致命弊端。只有这样才敢下狠手。”成墨接着补充着。

“成墨,你去一些K房、酒吧之类的场所,进行地毯式的搜查,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好的,郭队,能否建议法医来一趟呢?为了更好的破案,能否让他们来为蓝遥尸解?”

“这个建议可以考虑一下,查蓉,你去一趟于子嫣生前就职的杂志社,看看能否找到线索。”

会议在十多分钟以后结束,查蓉按照了郭勋的指示,打车来到了那一家叫“淡然”的杂志社,给工作人员出示了警察证,接待人员打了个电话给总编辑,便与查蓉见上一面。

“查警官,你好。”总编辑是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男人,姓苏。高瘦的个子,很粗的眉毛,西装革履,办公室的摆设很整齐,查蓉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问到:“苏总编,我想问一下有关于子嫣的情况。请你配合。”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一本笔记本,慢慢的记录起来。

“哎,于子嫣的死,影响了公司的很多运作啊。子嫣曾经跟过我一段时间,她写的旅游稿子特别好,读者很多。在我的眼中也算是一个才女吧。”苏白叹了叹气,查蓉偶尔用眼睛的余光偷瞄一下他,便接着问:“于子嫣在公司里的关系怎么样的?”

癫痫病如何治效果好
哪家医院癫痫病的治疗好
儿童癫痫能治的好吗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