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盛第大厦 >> 正文

【碧海小说】送礼这档子事儿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小周这几天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具体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下班回家后,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谁也不愿意搭理,看家里什么都不顺眼。妻子知道小周的脾气,有心事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孩子和妻子知趣地躲在另外一间屋子,小周兴味索然地看电视,当电视里插播那则恶心全国人民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啊,收礼还收脑白金”,那拿腔捏调的配音令他气愤不已,“啪”地一声关掉电视,回卧室草草地上床,默默地在床上想心事。

春节才过去几天啊,不觉中秋节悠忽而至。小周一边想一边愤懑。日子真他妈过的快!每到这两个节日前夕,一笸箩的烦恼事,就象要过鬼门关似的。上午同事在讨论分福利的事情,他听着就烦。晚上回家,见路上大车小车来回穿梭,行人大包小包拎东西,他也烦。

说白了,是送礼的事情让他烦。

他最打怵的就是送礼这档子事儿,礼是年年送,心却年年愁。给谁送?送什么?送多少合适?这一切在他脑子里,比攻克“歌德巴赫猜想”还难。他不是疼钱,也不是不谙世情,在他眼里,这档子事情总令人不尴不尬,不光不彩,有种极不情愿被别人推着搡着去嫖娼,既不想参与,又怕拂了面子让别人下不来台,更怕遇上熟人的感觉。

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屋了,上来就想温存,一边往小周身上靠,一边说:“后天就过节了,打谱给他姥爷姥娘买点儿啥?”

小周没好气地把妻子往边上一扒拉,说:“一边去,烦不烦!”

“你咋了?”妻子恼羞成怒,“吃错药了?犯哪门子病!俺娘俩没招你,他姥爷姥娘也没惹你!”

“我就是犯病了,犯节前阳痿综合症了,你说咋办吧!”

“……”

俩人背靠背,身子隔着远远的睡去,一宿无话。

第二天上班,小周还是接着琢磨送礼这档子事儿,一副愁眉紧锁的模样。对桌的老林看出些端倪,说:“怎么这副模样?叫送礼的事情愁的?”

“是啊,林老兄,你我莫逆多年,我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你就给我支支招,点拨点拨我这榆木脑袋吧”

“唉!兄弟啊,这档子事儿吧,也就三叩九拜一哆嗦,说难也不难,说不难吧它又挺挠头。不过这一哆嗦,怎么也得哆嗦。”显然老林要比小周功夫老到,呷一口茶水继续说:“其实吧,你要不是有求于别人,只是碍面子随大溜,那就简单了,送多少无所谓,关键是你送了,送的人心安,收的人礼得,两下无心事。当然,你要想削尖了脑袋往高处拱,那又另当别论。”

“废话!兄弟我是那种孜孜以求的人嘛!大家都送,我不送,不显得咱为人那个嘛!”小周忙辩解:“我就是愁怎么个送法啊,大家差不多都住一个院子里,被别人碰上多尴尬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心怀鬼胎呢。”

“嗯,哥哥我支你一招吧。好多年前,我往北京跑项目的时候,那时青岛啤酒紧俏,我又不能把从家乡搞到的青岛啤酒直接背到国家部委的楼上,就在车站寄存,直接把小票送给要送的人,让他自己提货去,多省心啊,你说我当初怎么琢磨出来的。”老林颇为自豪,小周也茅塞顿开。

中午,小周请老林一起吃了顿饭,就各自忙活各人的去了。小周心里有了腹稿,直奔家属区附近的一家超市。他知道,送现金卡吧,面值小了拿不出手,面额大了送不起,再说也有些变味道,还是送实物好,礼轻情意重嘛。小周选好物品,交款,逐一开提货单,然后离开这家超市。

下午的事情就好办了,小周貌似无意地往经理、主任、科长们的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不露声色,不着痕迹,提货单都送出了手,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真有些“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畅快,阴霾过后见了晴天。晚上回家,跟妻子宣布,节前阳痿综合症不治而愈,于是小夫妻整夜尽欢,然后合计着看望老丈人等诸多事宜。

(2)

这时节,不光小周烦,老板许总更烦。

许总掌管着这家大型企业,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要考虑。人脉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一大特色,哪路神仙供奉不到,说不定哪里就平平多出一堵墙来,稍一疏忽,就会带来灭顶之灾,谁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哪座平地起风雷啊!

早在一个月前,许总就布置节日走访事宜了,好几百家经销商,哪个也得打点打点,也有借着节日联络感情的意思。市场竞争这么惨烈,不进行感情投资,人家凭什么就非得唯你的马首是瞻?这年头,不跟你打招呼就随便改旗易帜的经销商见多了,有时候,釜底抽了你的薪,闪你没商量。

经销商的事情好办,交各片区经理们办就是了。还有工商、税务、银行、技术质量监督、劳动保障等等环节,也不是太大的难题,让手下分头去办就是了。许总把这些都安排妥当了,剩下几个重要首脑人物,他得亲自去办。

算计着差不多了,但许总还是不放心,怕有疏露,于是打电话,叫副总老聂来一起梳理梳理。

老聂推门进来,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玉镯,放在许总的板台上,说:“过节了,给嫂子买了件玉器,实在不成敬意,表示一点心意吧。”

许总说:“咱们老伙计之间还用得着来这套吗?弟兄们跟我一起摸爬滚打多年,只要心劲儿一起往企业里使,根本就不必动这心思。”

老聂讪讪地搓着手,说:“呵呵,中国人就这么个兴意,这么个传统,都得这么办不是。”

“是啊,中国人就会自己折腾自己,表面上是增加感情,其实搞得感情都变味道了,人人都疲惫不堪。”许总往老板椅上仰了仰身子,“你看人家国外,搞个狂欢节,大家尽情疯一把,多轻松啊!今年过春节,你们顶着,我提前遛号,到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玩儿把失踪,好好过个清闲年。”

俩人闲扯了一会儿,赶紧梳理各方面的关系,查漏补缺,从历届老领导,到发展的新关系,从南北两大院,到驻地的村委会,不敢丝毫大意。又逮出几个遗漏的来,吩咐老聂抽空快去办了。临走给了老聂两条苏烟,算是还了礼,他不想占伙计们的便宜,也不好让伙计们难堪。

许总中午在办公室里稍微迷糊了几分钟,刚上班,手机就响了,看号码是某局里一个孙所长的,就按了接听键。孙所长在电话里瞎扯了一通,问:“许总啊,你们职工中秋分什么福利啊?”

许总心里立即警觉。每到重大节日之前,许多单位的头头脑脑的三姑六姨,都会七弯八绕地找他推销节日物资,答应不好,不答应吧也不好,很是难缠。他担心这个孙所长也是推销节日物资的,脑筋赶紧转弯,得先把对方的嘴堵上。忙应对:“职工福利分了,昨天就分了,每人10斤花生油,10斤带鱼,一箱酒。你想倒腾点儿啥啊?也不早打招呼,现在可是没辙了。”

“我哪能给您许总添难为啊。”孙所长没有推销物资的迹象,但真实目的还是象装在布袋子里的匕首,一不小心就露尖儿,紧接着道:“您是大企业财团,哪象我这个小庙啊,一共才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没人拿咱当回事儿,这不,局里连职工福利都没分,十几个弟兄也不能跟着我瞎忙活啊,都眼巴巴地瞅着我呢,大过节的,总不能让弟兄们空着手回家呀,您说是不?”

许总明白了,曲里拐弯的说这一套,跟巧取豪夺也没什么差别,但又不敢得罪他,得罪了他,怕是背后使绊子的地方是有的。忙应承:“好说,你那里弟兄们的福利我管了,就十几份不是?一会儿我让副总老聂给你送去。”

“那我可替弟兄们谢谢您许总了!节后忙活完了,我找您喝酒啊!”

“客气啥,还得仰仗你孙所长多关照啊!”许总悻悻地挂了电话,赶紧让老聂准备十几份物资给送过去。

许总越琢磨越不是味道,当企业老总指挥千万人,掌控资金以万亿计,表面上风光无限,但有时候背地里也得装装孙子,这个憋屈劲儿,还真不好受。企业就算是唐僧肉,人人都想吃上一口,可架不住狼多肉少啊!

有几个无关疼痒的部门,这几天老是借题发挥,逮着机会就来企业打秋风,烦人归烦人,好在老聂他们能够应付得了,许总也就懒得一一过问。

送礼如流水,但节日过后处理开销单子的时候,那也总是会心疼的,哪分钱不是从企业身上割下的肉啊!许总于是感叹:此恨绵绵无绝期,烦恼总在过节时。

(3)

要说打心里烦闷过节的人,还是老聂。

老聂在这个企业里分管一大摊子事儿,过节的时候总要忙个焦头烂额,家里厂里,都得扑撸。本来工作就繁琐,加上人情事往的羁绊,就越发的忙乱,心里老不得空闲。

当天下午,老聂准备出门办事儿,还没出自己的办公室,小周进来了,神秘地往口袋里塞了张纸条儿,一下午也没顾上看是什么。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拿出来一看,是张超市的提货单,写着“凭此提贵宾密州春酒贰箱”。心想,小周这小子,干嘛呀这是。于是盘算着,办公室里还有许总给的两条烟,自己抽一条,便宜那小子一条。

老聂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从来不喜欢占人家的便宜。自从他干到副总这个位置那天起,就反复嘱咐妻子,无论晚上白天,只要家里有人,就必须锁门,以避免不速之客的到访。除了亲戚、朋友、同学,他极力避免跟职工或客户沾染任何经济上的关系,要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外财不富人,只会惹腥臊。

老聂胡乱吃了几口饭,然后洗了热水澡,斜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听见有人敲门,赶紧调小电视音量,嘱咐孩子去探口风。孩子没探出什么来,只说父母不在家,死活不肯开门,来人失望而去。

半小时后,又有人敲门,老聂一家人都不吭声,少顷,桌上的电话机响,原来是老聂的姨子与连襟在门外,赶紧令孩子开门让进来,然后再把门关紧。

老聂和连襟喝茶吸烟,不咸不淡地扯些社会上的事情。老聂的连襟在某个局里干点儿差事,一到过节总要拉一面包车东西四处打点关系。老聂知道,企业还简单些,机关事业单位里人事关系复杂着呢,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行事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俩人正闲扯着,老聂的手机响,一看是一个客户的,电话里问:“聂总,我在你住的院子里,过节了,来看看你,快告诉我你住哪个单元。”

老聂灵机一动,说:“别叨叨些这个了,我和你嫂子回老家了,今晚家里没人,你回吧,心意我领了。”

打电话的人不明就里,再缠,老聂坚决不接他的电话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姨子和连襟告辞,老聂两口子拾掇了些东西,回了礼,连串门回访都省下了。开门送客的空档,一个曾经跟老聂干过的同事,拎了大包小包闪身进门,老聂顺手把刚才连襟捎来的东西塞给那同事,连座也没让,一边笑着说:“礼尚往来,礼尚往来!”一边推他出门。

再往后,老林打来电话,说给买了几斤活虾,搁在某个地方了,自己去拿吧,臭了烂了不管了。

老聂最烦这一手,去拿吧,显得自己贪恋东西似的;不去拿吧,在送礼人的心里反正已经送出手了,怎么着这个人情也欠下了。思量再三,给自己的弟弟打电话,让弟弟拿了去给老爷子吃吧,这个人情自己找别的渠道补偿。

老聂早累了,赶紧关了手机,关了灯光睡觉,免得再有人敲门、打电话什么的。

第二天就是中秋节了,老聂把小周叫到自己办公室,给了他一条苏烟,又瞅机会把小周给的超市提货券塞给老林,算是平了一桩心事。

一天下来,把公事处理完毕,顺手也和几个互有往来的同事、朋友交换了礼物。送礼这档子事儿,越琢磨越象在走一种程式。

晚上,老聂一家人去老爷子那里团聚,喝罢酒,吃罢饭,陪老人唠一会儿嗑,看天气阴沉沉的,月亮被云遮雾盖,赏月是不能够了。想想自己身边的事情,还有几位恩师和领导没得空去拜访,失礼也罢,遗憾也罢,这次是没空去了,但愿不会被怪罪吧。

有人说,生活是一个圆圈,终点就是起点。好在还有春节,还有来年,人终归要沿着这个圆圈走下去。

老聂想:送礼这档子事儿,过了今夜,万事大吉。

女性癫痫病的起因
儿童癫痫病多久发病
如何了解癫痫的病因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