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单提莫出装 >> 正文

【八一】一包散茶(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春晓学生食堂的经营权迟迟不开标,包友贵寝食难安,几近失眠。他心里也知道,食堂一直都是徐校长的小舅子在经营,虽说教育局突然宣称要公开招标,但要从他手中夺过经营权,估计是鸡蛋碰石头,难度不小。但转念一想,人家经营权都没到期,教育局突然宣称要公开招标,这说明其中必有蹊跷。我何不拜访一下贾政道贾局长呢?

贾政道,从小出生在农村,参军后勤奋好学,又喜好文学创作,深受领导好评与嘉奖,转业安置在教育部门。凭借自身的努力与实干,工作兢兢业业,他从一个职员,一步一个脚印,升职到如今教育局长的位置。他平时不抽烟,不喝酒,就是喜好喝茶。那茶,一般都是散装的,越廉价,他越喜欢。几十年来,他坚守如一,从不买精装茶,路过茶市时,随便买点散茶打包就走。以他的话说,市井上的散茶,喝起来接地气,有味,带劲。

拜访贾政道,包友贵心里没底。他专门去一趟寺庙,烧了一炷香,虔诚地抽了一支佛签。大师解签说,最近贵人相助,诸事顺利。他听后信心大增,回来路过茶市,买了一大包散茶,分成大小不等两份,小的一包放入一张银行卡,再分别用牛皮纸包裹好。一切准备就绪,他来到贾政道的办公室。

贾政道瞅见包友贵进屋,手里提着两包方块状的东西,心里大惊,额头冷汗直冒。他赶紧起身,跨步过去,伸手拦住,并一股劲地向外推说,你这是干啥啊?提走,提走,赶紧给我提走。

哎呀!我的贾大局长也,一包散茶,看把你惊慌的。向里推的包友贵,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说,我早上路过茶市,老板娘说这新到的散茶好喝,就顺道多买一包过来,给你尝尝鲜。他说着,把稍大的一包递给贾政道,自个手里留下一包小的。

真的是散茶?半信半疑的贾政道,极不情愿地接过东西,挤眉瞪眼说,不是其它的豆腐块?

豆腐块?谁敢提那玩意儿啊!见贾政道接过东西,包友贵心里窃喜,更加自信满满地说,你若不信,我们当面打开检查,是否是散茶?

说打开,还真的打开。二人说着,东西放在办公桌上,各自先后打开。贾政道不见其它异样,全是新的散茶,紧绷的心,一下舒缓了许多。他随手抓一把,放在鼻子跟前,深吸一口气,闻了又闻,咀嚼两片茶叶,老半天嘴角才挤出一句话,嗯,确实是好散茶!

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一旁的包友贵,瞥了一眼贾政道,赶紧重新包装好自个面前的散茶。

嗯!我就是喜欢散茶这味,接地气,喝着带劲。贾政道重新包装好散茶说,那些精装茶啊,花里花俏的,两泡之后,烟消云散,一点味都没了。哦对了,这包散茶多少钱?我付给你。

贾局长,瞧你这话说的。包友贵连忙摆手说,一包普通的散茶而已,谈钱伤感情不?

那也不行,人民公仆为人民,我岂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呢?一本正经的贾政道,接连推辞说,虽说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但当年的革命本质不能忘。你若不收钱,那我就不要这包散茶。他说着,推散茶包过去。

对对对,革命本质不能忘。贼机灵的包友贵,顺手将小包装的散茶推过去,借势收回大包装的散茶,借坡下驴说,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能破坏你的规矩,这包散茶啊,也就十块八块的,你就看着意思一下吧。

十块八块?你跑一趟也不容易,那我就给你五十块吧。掏钱的贾政道,突然眼珠一愣说,你不会只是顺道来送散茶的吧?你还有啥事?请直说。

哎!不瞒你说,我……支吾的包友贵,难为情地说,我过来顺道看看,那春晓学生食堂开标的事如何?

哦!春晓学生食堂的事啊!贾政道放下钱包,翻开一个文件夹,看了一眼说,我们正在评估研究,学生的饮食卫生,马虎不得,你就回去等消息吧。他说着,戴上老花镜,低下头,仔细地翻阅起来。

好的,贾局长,那你先忙吧,我先走了。包友贵起身,瞥了一眼贾政道,特意提醒一句说,这包散茶喝完了,你要是觉得味正、带劲好喝,就支吾一声,我顺道再给你捎带一包过来。

嗯!好的,谢谢你。贾政道仍低头翻阅文件。

包友贵刚刚走出办公大楼,瞅见贾政道的秘书小李,她匆匆追赶上来,心里扑腾直跳,莫非送那包散茶回来?只见小李上前,抚摸胸口,稍稍平缓一下气息说,包大哥,贾局长说你的茶钱没拿走。她说着,将手里拽着的钱递过去。

哦!瞧我这记性,出来帮老板娘送茶,居然忘了收茶钱。谢谢你哈,小美女,不然,我亏大了。恍然大悟似的包友贵,一颗悬浮的心,总算落地,他一边说着,一边收好钱,挥手而去。

包友贵回到家里,心里仍然不安。他泡了一杯散装茶,抿嘴入口,差点一股喷出,直摇头叹息。哎!这茶水,怎么与马尿似的,这般难喝啊?贾政道那口味,还不是一般的重。他说着,举起整包散茶,扔入垃圾桶里,倒在沙发上,居然呼呼地睡着了。

夜里不知道啥时候,包友贵老婆娟子回家,瞅见他睡在沙发上,锅碗瓢盆都是冷冰冰的,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两步奔过去,一把揪醒他。她大声地嘟囔,你就知道睡,我的晚饭呢?

你的晚饭?醒来的包友贵,抓耳饶腮,一时傻愣无语,老半天都没晃过神来,瞅见窗外天色已晚,他随口一句说,都什么时候了,你才回来,晚饭我都早吃过了。

啊?娟子一惊,一股劲儿地埋怨说,本想我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给我的惊喜,倒是不小。她说着,手提包仍沙发上,自个径直打开冰箱,拿出一根黄瓜,啃吃起来充饥。

老婆啊!包友贵一听有惊喜,一跃而起,奔过去抱住娟子的腰,撒娇卖萌地说,给我啥惊喜啊?

去去去,晚饭都没给我做,还想要惊喜啊?娟子瞥了一眼包友贵,走到沙发前,打开手提包,拿出一包东西来,晃来晃去,逗趣说,当当当当,你猜猜看,这里面包裹的是啥啊?

啥?包友贵定眼一瞧,此包东西,似曾相识,还特别地熟悉,心里一惊,我送给贾政道的散茶,怎么在自个老婆的手里呢?莫非她……他不敢再细想,心里一股怒火喷射而出,这包散茶,怎么在你手里?你跟贾政道究竟啥关系?

你胡说什么呢?一股无名之火袭来,娟子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解释说,晚上我帮学生补课,学生家长送我的。说老师补课辛苦了,泡一点茶喝,润一润喉咙。我本想拿回来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却胡说八道,扯上贾政道。呃,那贾政道是谁啊?

狡辩,还想狡辩。气急败坏的包友贵,怒吼说,连你们教育局长的大名都不知道,你是不是鬼扯得很啊。

我悄悄帮学生补课,躲他都来不及,怎么与他扯上关系呢?满脸委屈的娟子,泪如雨下,努力地争辩说,你若不信,我打电话给学生家长,证明给你看。

你不用打电话,现在就能证明,这就是我上午送给贾政道的那包散茶。摆手的包友贵说,你打开牛皮纸,里面是否还有一张银行卡?

娟子打开牛皮纸,果然在散茶的中间,拿出一张银行卡来。面对铁证,一时傻愣无语,真是百口难辩,她捶胸顿足说,妈呀!这究竟是咋回事啊?我……

娟子的话没说完,估计是气急攻心,倒在沙发上晕了过去。包友贵赶紧打电话120急救,送她到医院里。

包友贵哪里会想到,他刚从贾政道那儿离开,贾政道的老婆茶花打电话来说,老头子又在养老院拉得满床都是,护工人员叫去一趟。一听爹有事,贾政道随即放下文件,习惯性装上办公桌上的那包散茶,匆匆赶向养老院。

贾政道出生没多久,他娘就过世。爹贾有才,既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他本想长大后等过上好日子,让爹好好享福,岂料,自个做了倒插门的女婿,一切都做不了主,几次试图开口接爹一起住,都被各种理由拒绝了。爹年龄大了,贾政道没办法,一番苦水吞自个肚里,只好送他到养老院,安度晚年。

贾政道来到养老院,连忙向护工们赔罪不是,并亲自动手帮爹收拾床铺。一旁的茶花,两手叉腰,不停地埋怨老头子种种的不是。突然,一股臭味飘来,她哇哇呕吐不止,一溜烟跑出了房间。回头留下一句,死老头子。她扭摆腰肢,回家打麻将而去。

一切打理好,安顿好爹,贾政道拉护工小徐到一旁,拿出那包散茶,递给她说,你照顾我爹辛苦了,这包散茶,你工作疲劳时,泡点开水喝,解解乏吧。

我……小徐伸出手,又缩回去,推辞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哎,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贾政道拿起散茶包,一把塞在小徐的手里,劝说,你这是在替我行孝道,送你一包散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我贾政道是真心感谢你啊,小徐妹妹。你照顾好我爹,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胆战心惊的小徐,再三无法推脱,只好接过散茶包,了了贾政道一番心意,让他放心地离开,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小徐回到家里,心里暗想:有钱人送的散茶,肯定质量差不到哪儿去,要是送给孩子的老师,麻烦多指教一二,那孩子的成绩还差吗?她与送快递的老公一商量,一拍即合。

小徐特意等到娟子老师下课,拿出那包散茶,双手递上,十分腼腆地说,娟子老师,你看嘛,你辅导我们孩子,比较辛苦的,我们也没啥好东西送你,今儿有一包散茶,你拿回去泡水喝,润一润嗓子吧!

两个女人站在路边,一包散茶推来推去。最终,娟子老师直拗不过,怕伤了人家一番好意,只好收下那包散茶,带回家里。她本想给老公包友贵一个惊喜,却不料把自个惊喜到医院里。

包友贵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妻子,心里暗想:也许是我真的错怪娟子了,不然,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为何那包散茶会在她手里?这,又如何解释呢?他沉默一会儿,仔细地推敲起来,莫非真如她说,就是学生家长送的?难道这包散茶,原封不动地转了一圈,送到娟子手里。既然能转回来,也就能原封不动地又转回去,又回到贾政道手里。不然,春晓学生食堂的事,彻底就算泡汤了。他不愧曾经是物理老师,推理严密,悟出一定的门道来。他心里恍然大悟:难道大师所说的贵人,就是自个身旁的妻子娟子。

那包散茶,真的是学生家长送我的。娟子醒来,气息微弱地说,我从来都没见过那贾政道,请你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包友贵抚摸娟子的额头,赔礼道歉说,一切都是我错怪你了。不过,为了咱们的餐饮公司,还得辛苦你一趟。

啥事啊?娟子双目凝视说。

把那包散茶,原封不动地退回去。包友贵脱口而出。

为啥啊?一脸茫然的娟子说,既然银行卡回来了,我们又没啥损失,就此打住,为啥还要退回去啊?

一定得原封不动地退回去。包友贵详细地分析说,你想想看,要是学生家长知道散茶里面有一张银行卡,一旦被举报,你还能为人师表不?

啊?娟子一惊,似乎恍然大悟,紧紧拽着包友贵的手,苦苦哀求说,你重新回到教师的岗位上吧!别再折腾了。你借用人家餐饮公司的名头,挂羊头卖狗肉,到时候出了啥事,我该怎么办啊?

哈哈,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包友贵安慰说,等我大赚一笔,就带你上新马泰旅游去。

娟子恢复身体出院,带上那包散茶,她见到小徐,原封不动地退回说,你送的这包散茶,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否则,我一辈子都心难安的。老师为人师表,我娟子不能破坏了规矩。哦对了,你们家孩子的学习,从今以后,我会一直关注的,你们家长就放心工作吧!

这……迟疑的小徐,见娟子老师说的那么严重,只好收回那包散茶。她回到家里,与老公述说原委,两人一商量,感觉这包散茶不一般,还是原封不动地退回去的比较好,以免以后扯上什么瓜葛,一个平头百姓,那就麻烦大了。

小徐带上那包散茶,没见到贾政道,恰巧遇到茶花,她坚持退回说,照顾好老爷子,那是我们护工的职责,这包散茶,我不能收,不然,我一辈子都心不安的。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老爷子身体的,你们就安心上班吧。

小徐说着,见茶花不收散茶包,放在她跟前,转身就走。

一头雾水的茶花,提着散茶包回到家里。她打开一看,瞅见散茶之中,有一张银行卡,一下愣住了。瞬间明白了,为啥这包散茶被退了回来。原来贾政道为了老头子,私下还有这么一手,她收起银行卡,提起散茶包,来到他办公室里。

茶花一进办公室,把散茶包向公办桌上一扔,大声嘟囔说,贾政道,这包散茶,到底怎么回事?

翻阅文件的贾政道,抬头瞅见气势汹汹的茶花,一时傻愣无语,老半天才晃过神来,一脸责备地说,你怎么把我送人的散茶要回来了呢?你也太不像话了,人家替我们照顾好爹,喝一包散茶,怎么哪?

就一包散茶,其它没别的东西?茶花一副马脸,似乎想要吃人。

别的东西,没有啊。人家送来时,我亲眼查看过,还付了五十块钱给人家呢!不信,你问小李啊,还是她追出去付的。满脸疑惑的贾政道说,怎么啊,出了啥事?

哦,那就没啥事了,我就想验证一下,你是否坚守如一,洁身自爱。一下消气的茶花,温顺地说,你看你,还剩几个月就要退休,别临了搞出事端来,一辈子的清白,毁于一旦,不合算哟。哦对了,人家帮你送散茶来了,一定是有求于你,只要不违反原则,你就帮帮人家一把呗。

哎呀!我的老婆大人也,这点道理我贾政道还是懂的。嘟嘴的贾政道,挥手说,你就回去,该干嘛就干嘛吧,别在这儿,干扰我办正事。

一连几个星期过去,贾有才在养老院里,安然无恙,没再拉在床单上,贾政道心里舒坦及了。茶花打麻将,没再被突然性打断,整天都眉开眼笑的。包友贵如愿以偿,以实力,争夺到春晓学生食堂的经营权。他赚得盆钵皆满,一副笑罗汉脸,让人嫉妒又生羡慕不已。

贾政道退休那天,人还没走出办公大楼,突然传来春晓学生食堂,群体呕吐事件,包友贵被公安部门控制。他被纪检人员请走了,说是协助调查春晓学生食堂招标的事。娟子与茶花两人听说后,失声恸哭不已。

2022.1.5草于济宁

该如何治疗癫痫才好
癫痫是怎么形成的
癫痫病治疗用药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