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什么叫股指期货 >> 正文

许大厂长趣事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许雨天降生到人事上,天生残疾---瘦小枯干,脖子稍往左偏,说话还有些口吃。他形象的欠佳,从打他到玛钢厂,上班快九个年头,没有他一件好事轮到他。他恨老天为什么把他降生到人间是个歪瓜裂枣。他心里恼火,平时嘴上说话没把门的说出的话是愤愤的,话一出口就特别的脏。知道他的人都觉得他爱嘞嘞、爱闹。他平时不是跟这个开玩笑,要不就是用丑话埋汰人。有时能看到他跟厂子里的泼娘们厮打在一起,结果让些泼娘们在他的歪脖子上掐的紫一块、青一块的。

玛钢厂工人和干部待遇区分大---工人发浅蓝色布料夹克装,挣得少,干活多。

干部发四个兜的高档料马裤呢,开的多,坐办公室。

许雨天想自己的自身条件,这辈子穿也不上那四个兜的马裤呢了,他想以后组织永远属于工人群众。他就得占到群众的角度说话。他的嘴上时不时的在各种场合,骂干部那套马裤呢是狗皮。

那一天他抱着小花狗,跟几个工人同志磕磕巴巴的唠着嗑。在对面走来玛钢厂的王调度。他穿一身玛钢厂发的四个兜的马裤呢很有派头。

许雨天说:“王、王调度(肚),你有啥、啥又来调度(肚)了?”

“许大嘞嘞你在这抱个狗,这是玩啥鹰?”王调度问。

“哈哈,这不是它刚、刚配完,刚、刚才的小花,不、不老、老实不知、知配没配上,正好你、你来、来给他来一家伙,它要下出狗、狗崽,就得穿上四个兜的马、马裤呢,也是干、干部,坐、坐办公室。”许雨天,把小花狗的屁股调过去,冲着王调度一纵一纵的,小花狗下的一窜一窜的。

几个人被逗得哈哈直笑。

王调度看到许雨天“结结巴巴的破车嘴”也笑啦。

这一年元旦刚过,玛钢厂原来的总厂长李拼争厂长调走了,不从哪调来小个不高孙厂长。要说孙厂长真是有胆识,他一上任就打破了干部录用的一些条条框框的规定,只要是玛钢厂的职工不管你是干啥的,只要你有本事,谁都可以当干部、直接能当领导。也就是孙厂长上任后第一次的全厂职工讲话后。全厂有了特大的变化,许天雨一下,从一个普通磨砂工一下当上了,玛钢厂五大分厂锻造车间厂长。

那次被拔起的还有库管员王马武,他几年报考玛钢厂的干部,就因检查身体头的一项因他身材一米五五不过被拿下来。这回他直接当上了监察科的科长。

李阳因偷盗厂里原料钢锭被劳教过,档案记载终身不许录用干部。这次被提升玛钢厂销售科副主任。

玛钢厂有个小娘们,脸画得很妖艳,有时在歌舞厅里旋转。不久她从一个收发员,当上了办公室的副主任。

许大嘞嘞当上了锻造车间一把,开始谁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有人说:瞧瞧他那样跟个小茄子妞子似的,说话结结巴巴的还当领导。开会时有人偷偷地取笑他。有一次,一个段长在开车间大会在台下学了他的磕巴,他俩个小耗子眼一瞪说:这、这谁有意搅、搅乱会、会场,你要不、不听,就,就出、出去。不久那个段长还被免了职。以后再也没人敢当面学他了。

现在我们不应该叫他许大嘞嘞。自从他当上分厂、厂长穿上那身的四个兜的马裤呢。一下变得很有涵养了,乱草篷的的头发戴上个小礼帽。现在也看不到他在哪个角落,烂嘞嘞了。再也没有时间和别人打闹。也不在骂出脏话,他更不说那干部服是狗皮了。

自从许大嘞嘞当上领导后成了忙人,不是开会,就是上外地学习,要不是在哪个酒家和客商谈工作。虽然他穿的那身马裤呢有些不合体,但他厂里给他配置的桑塔纳从车上下来,瘦小的身材也能有几分领导的派头。

一年后他从烧煤的小土楼,搬进了玛钢厂新盖的干部住宅楼。渐渐的厂里有些人对他另眼相看,后来对他崇拜和效仿---说话时无意中稍有些结巴,头还有点偏。现在的许厂长也出没在舞厅,娱乐场所。一次许家婆娘,在一个包间把许大厂长堵了个现形。回到家里俩人吵起来。

“老许,你是能得了,你有钱了不是,你说你哪来的钱给那小骚狐狸。”许厂长的婆娘手里赚着一把地笤帚说。

许大厂长怕老婆玛钢厂的人都知晓的。一个长的像潘金娜,一个长的像武大郎,条件对比差的太悬了。他的婆娘不光长得美,还是个大个头还有把子力气,俩人动起手来。他老婆总是占上风。原先他当没厂长前,俩人打起来许雨天就让他老婆给弄到床底下一顿笤帚。

“我、我没给她钱,是她、她给我钱。”

“啥,人家还能给你钱,你也不拉泼屎照照你,长的啥样子。”说着他的老婆举起笤帚。

“你敢、敢打干部服、服。”许大厂长一边笑,一边躲。

他的老婆愣一下,说:“你吓唬谁,你都敢穿它泡小姐,你过去还骂它狗皮,我干啥不敢。”说着许大厂长的老婆又举起了笤帚。

无锡治疗癫痫好医院是哪家
徐州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
在廊坊如何选择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不可告人网 | 中学生好书推荐 | 发泡硅胶管 | 石家庄黄金海岸 | 窗帘效果图大全 | 光为视讯 | 凤凰网怎么样